对股票配资的一些建议信托业遭遇成长的烦恼:兑付危机频现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温州股指配资-线上配资_如何网上炒股_股票配资平台
受人对股票配资的一些建议之托,代人理财。不到十年,中国对股票配资的一些建议信托资产规模增长超31倍,从2006年的3600万元攀升至今年一季度的11.73万亿元,超过保险,牢牢坐稳金对股票配资的一些建议融业第二把交椅。然而差不多黄金的十年之后,近期伴着信托业走入公众眼帘的却是兑付高峰、逾期兑付、最严监管、涉嫌贪污被调查、诈骗等词汇,无论是受制于海内外资本环境的牵连,抑或是行业自身发展的桎梏,信托业正在经历逃不掉的成长烦恼。

  兑付危机频现

  系统性危机爆发概率低

  尽管面临较大的兑付压力,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爆发行业性风险可能性并不大,不过随着今年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不乏有个别地产项目出现兑付困局。

  近日光耀集团现金流断裂、普提金集团债务危机的发酵,连连向新华信托、中铁信托等涉事的地产信托项目发出预警;而中诚诚至金开1号项目30亿元矿产信托兑付危机才刚化解,其规模达13亿元的2号项目又因融资方拖欠1.8亿元相关费用为兑付埋下隐患。

  随着媒体曝出一系列虚假信托诈骗、信托高管因涉嫌贪污被调查的案件,有人感叹信托业仿佛迎来了多事之秋。更严峻的是今年房地产信托仍将面临新一轮的兑付大考,据海通证券不完全统计,今年将到期的6335亿元地产信托中,5月迎来全年高峰,将有1200亿元信托集中到期。另据统计,从2012年8月到今年初,我国至少有16个信托项目处于兑付压力之中,其中有10个为房地产项目。

  尽管面临较大的兑付压力,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爆发行业性风险可能性并不大,诚壹千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孙道茗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整个房地产信托触发系统性风险可能性很小,不过随着今年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不乏有个别地产项目出现兑付困局。

  “随着2010年房地产调控的不断深入,特别是2011年房地产信托爆发式发展,其中不乏有个别项目在风控上把关不严,最终爆发风险,不过这些项目危机多数在去年消化。随着房地产行业基本面的下行,个别项目出现兑付危机也在所难免。”孙道茗表示。

  这不禁让人想起2013出现兑付危机的中信三峡全通项目。当时该产品成立后,钢材价格持续下跌,钢铁行业全面亏损,从而造成融资企业现金流断裂到期难以还款,最终通过抵押资产拍卖实现兑付。不难发现,其危机的爆发与我国经济转型的过程密切相关,在近两年宏观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社会对钢材需求明显减弱,而整个钢铁行业包括煤炭、水泥等行业均面临产能过剩等问题。

  同样遭遇行业下行的还有诸多矿产项目,如问题项目中涉及规模最大的诚至金开1号以及至今仍深陷兑付困局的吉林信托松花江77号,融资方也都是在煤炭行业下行期间盲目扩张,甚至卷入大量民间借贷,企业资金链断裂从而使风险显现。

  “事实上,此前个别矿产项目是因为某些干预力量存在,使项目风控不严,若按正常程度项目将难以过会成立。”北京某信托公司负责人表示,但就矿产行业本身而言,就是高风险高收益行业,这也是近年来鲜有信托公司涉足其中的主要原因。

  在他看来,目前信托爆发的风险项目是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以及政策引导、企业管理扩张失策等原因导致的流动性风险,不过对于这类风险都可通过资产处置解决。例如通过同业或者资产管理公司接盘,甚至可以依据信托合同对抵押资产进行对股票配资的一些建议强制处置。

  多重考验齐聚

  信托业陷入短暂迷对股票配资的一些建议茫期

  目前整个信托行业的兑付危机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与矿产领域,由于地产信托盘子相对较大,必定会有坏账项目的出现,而这些危机出现与行业周期也密切相关。

  2006年以来,信托业每年的资产规模增速基本都维持在50%以上。近几年信托主要在房地产、基建、工商企业、金融市场等领域辗转,房地产、基建类信托常常占据主导投向,不过今年以来,由于一些房地产风险的显现,绝大部分信托公司对地产信托都更加谨慎,大部分将交易对手限定为大型房企,而对三四线城市的项目基本也都“避而不谈”。据用益信托网统计数据,中信信托、外贸信托等公司今年以来地产信托的发行数量都是个位数。

  另外矿产信托是2011年房地产信托调控后异军突起,当年36家信托公司参与发行157款矿产产品,产品发行规模同比暴增253.92%,尽管2012年仍保持增长势头,但已明显减弱,而从去年以来已鲜有信托公司涉足此领域。

  由于其存量与占比并不算大,目前市场上也很少有针对矿产信托的调查研究。对于市场上很少有涉矿信托的身影,主要是矿产能源信托具有专业性强、估值技术难度高等特点,风险管理难度比较大;在煤炭价格下行、煤炭市场低迷的情况下,煤矿信托的风险进一步加大,信托公司也纷纷避开此领域。

  而对于基建类信托,虽然今年也将迎来兑付大考,但因其通常具有政府背景,安全系数相对较高,业界对其担忧度远不及房地产信托。不过仍有业内人士提醒,基建信托尽量选择经济发达地区的,由于财政收入稳定,违约风险相对较低。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此还指出,目前整个信托行业的兑付危机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与矿产领域,由于地产信托盘子相对较大,必定会有坏账项目的出现,而这些危机出现与行业周期也密切相关。尽管近期信托兑付危机不断出现,但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在逼近12万亿元的资产盘子中,信托行业与其他金融行业相比,坏账率仍控制得相对较低。

  “过小年的时候就只能少点收成了。今年整个经济环境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并不乐观,好的项目特别难找,项目的成立时间也被大大拉长。”一家大型信托公司负责人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随着券商、基金等相继放开资管业务,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信托牌照优势渐失,其实目前信托正在经历一段迷茫期,在新的市场热点出现之前,信托公司只好静观其变,而个别信托公司率先试水的土地流转信托以及家族信托短期内不会有大规模与行业示范效应。

  在他看来,市场上投资信托的需求仍比较旺盛,就要看哪些产业会成为投资热点,而在经济下行过程中,信托公司介入并购业务的可能会增多。未来各家公司的业务重点也可能出现分化,比如有的土地流转做得好,有的主攻家族信托业务,不过这仍需要一个长期过渡阶段。

  监管层密切关注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信托业面临第七次整顿的说法有些言过其实。上海某信托公司高管直言,过往出现的危机项目大多都是流动性风险,而且这些风险并不具有传导性。

  继甘肃信托贪污门曝光之后,原四川信托总裁陈军也因涉嫌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收受贿赂而遭调查,市场消息称监管已展开此类临时现场检查。伴随着近两年来信托违约事件的增多,近期监管层陆续下发《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银监99号文)以及《关于99号文的执行细则》(以下简称“细则”),也被冠以史上最严监管文件的头衔。不少人认为信托高速发展后问题将集中爆发,而信托业也将迎来第七次整顿。

  据了解,1979年信托业恢复以来先后共经历六次整顿,随着一法两规(2001年《信托法》以及2007年《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的相继颁布实施,信托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快速发展轨道。

  不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看来,信托业再次面临第七次整顿这一说法有些言过其实。上海某信托公司高管对此表示,过往出现的危机项目大多都是流动性风险,而且这些风险并不具有传导性。从监管思路来看,其中此次下发银监99号文及细则中很多内容都是延续一法两规的说法,只是针对信托发展现阶段存在的问题进行强调与规范。

  细则再次重申禁止信托公司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信托,如此一来,大部分直销能力较弱的信托公司将受冲击,毕竟它们主要依赖银行以及第三方理财的力量进行“代销”,而直销团队的建立并非一日之功。

  此外,监管层为了防范资金池期限错配而引发流动性风险,此次还叫停了信托公司的非标理财资金池业务,不过对于现存业务的清理并未设定时间表。据悉,目前信托业资金池业务存量在2000亿-3000亿元之间。“大部分公司都开展非标资金池业务,叫停短期内对一些公司还是会有较大的影响,资金池业务的灵活性给信托公司带来的一定操作空间也由此被切断,监管的初衷都是规避风险。”北京某信托公司负责人这样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银监99号文也对信托业务方向转型提供了六大方向,包括探索家族财富管理,为客户量身定制资产管理方案;完善公益信托制度;鼓励开展并购业务,积极参与企业并购重组,推动产业转型;鼓励开展信贷资产证券化等业务等。

  孙道茗对此指出,上述转型主要是在向信托本源回归,只是近年来我国信托业主要以产品为导向而快速发展,因此过去参与财富管理业务意愿并不十分强烈,今后只有不断提升自主管理能力,才可能赢得超高净值客户的认可,从而发展家族信托等业务,真正发挥“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功能,当然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传统优势面临挑战

  高速增长也需“且行且停”

  信托公司相比其他各类金融机构,投资范围最为广泛,投资方式最为灵活。不过近两年随着券商、基金资产、P2P理财、各类“宝宝”的兴起,以及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信托产品的收益率优势也在渐弱。

  胡先生2010年进入信托业,他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刚入行时他基本每天都要向别人介绍何为信托,如今信托基本是尽人皆知。信托在销售过程中甚至要抢额度,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不过从最新发布的2014年一季度中国信托业运行情况报告来看,信托冲规模的势头已有所遏制。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一季末,我国信托资产规模为11.73万亿元,比年初增长0.82万亿元,环比增幅7.52%。

  其实,从2013年一季度以来,信托资产环比增幅一直维持在7%-8.3%之间,结束了2010-2013年一季度平均单季增幅11.77%的高速增长,增速明显放缓。尽管信托业去年增速已经放缓,但仍交了一份亮丽的答卷。纵观去年各家公司年报,有13家信托公司净利润超过10亿元,其中中信信托净利居首,达31.4亿元,平安信托和中融信托净利也突破20亿元大关。而2012年,仅8家信托公司净利超10亿元。

  “如果一直高速冲规模,信托业恐怕将陷入畸形发展。”上海一位信托高管对北京商报记者直言,任何一个行业资产规模壮大后,其增长速度势必会趋缓,在现阶段既要保证现有大量信托的运行及兑付,同样还需要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海通证券首席基金分析师娄静认为,2006年以来信托行业的发展大致可以划分作两个阶段,以2010年为时间节点,在此之前,银信合作起主导作用;2010年之后,银信合作被叫停,但是此时信托公司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项目经验,进入独立发展阶段,同时政策主导了信托业的发展方向。另外一方面,自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人们更倾向固定收益类投资,而且信托公司为维护自身信誉等原因,也长期形成一种刚性兑付的格局,从而提升了竞争力。

  事实上,信托业快速发展与我国经济在过去20年保持高增长、国民财富迅速积累也密切相关。有统计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已突破40万亿元,不到20年的时间,这一数字已增长10倍。而国民财富的积累也迫切需要找到投资的渠道,2010-2012年,投资渠道主要局限在存款、银行理财、信托、基金、股票等,信托产品以预期约10%的年化收益具有很强的优势,吸引了大批投资者,由于信托100万元门槛限制,甚至有不少投资者组团买信托。

  另外,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金融体制下,信托公司相比其他各类金融机构,投资范围最为广泛,投资方式最为灵活。不过近两年随着券商、基金资产、P2P理财、各类“宝宝”的兴起,以及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信托产品的收益率优势也在渐弱。

  “也要看到,银信合作为信托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用益信托分析师廖鹤凯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特别是2006-2007年,股票市场火爆,银行发行理财产品也对接信托,使证券信托迅猛增长。另外则是后来由于央行对商业银行进行商业贷款额度限制,使很多银行都借道信托来曲线为企业贷款,从而让信托的规模进一步壮大。